精子40年锐减六成:人类要灭绝了 还谈什么经济增长

发布时间:2017-07-26 作者:admin

 

1992年,丹麦学者首次指出,精液质量在过去50年里出现了明显下降。

期刊 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 7月25日发表的一篇综述中显示,1973年-2011年的38年间,男性精子浓度和总数都出现了显著的下降,最高降幅近6成。

这不仅仅是关乎男性健康、人类繁衍的大命题。当下来看,最重要的是,出生率的下降导致的老龄化,让适龄劳动人口持续萎缩,养老金的压力却越来越大,全球各国,最终都有可能变成陷入结构性通缩的日本。

而人们似乎还只是在茶余饭后把这当成一个笑话。归咎于可乐、化肥、香烟、豆浆之后,转眼便为实现增长建言献策——然而新增人口逐渐减少,何来消费?何来通胀?何来增长?

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创刊于1995年,目前影响因子11.748,在生殖生物学和妇产科学同类期刊中均排名第一。

40年间 男性精子锐减

在Human reproduction update的这项综述研究中,科学家们汇总了7500项关于精液的研究,并选择了其中的185项来进行荟萃分析,结果如下:


该项研究将男性分为两类:“Unselected”和“Fertile”:

Unselected代表未知生育能力的研究对象,如服兵役的男子,大学生;Fertile代表生育能力已被证明的研究对象,例如伴侣受孕的男性。

该项研究包括两个地区:“Western”和“Other”:

Western代表北美、欧洲、澳大利亚和新西兰;Other代表南美、亚洲以及非洲。
Unselected Western人群的降幅最为明显。精子浓度下降了52.4%,至4700万个/mL,总数下降了59.3%,至1.38亿个。

不过在南美亚非等地区,这一下滑趋势并不如西方国家那般明显,被证明拥有生育能力的男性精子数目却甚至有所上升。

但别高兴得太早,这事实上受制于这三个地区的科研水平限制。南美亚非地区在1985年以后才有关于精子浓度和数目的数据,而在1995年以后,才开始有针对精子数目趋势的研究。

为什么?

在将近200项研究中,并没有明确指明精子浓度下降的可能原因。

但在过去40年的近200项研究中,环境因素和生活方式被认为是可能的罪魁祸首。人们逐渐开始暴露在农药和化学物质的环境中,孕期母亲吸烟也有可能影响了胎儿的生殖发育。气候变化,抗生素滥用也可能是原因。

而肥胖,吸烟,压力,饮食,甚至电视看太多,都有可能影响精液质量。

So?

科学家们在综述中称,精子数目对于男性寿命而言,相当于“煤矿中的金丝雀”。

更糟糕的是,不仅是男性身体健康的问题,精子数目照这样锐减下去,人类无疑会灭绝。

不过目前来看,那至少是你我这辈子都不用操心的问题。比起人类灭绝,我们更应该担心现实一点的问题:出生率下降,老龄化加重,整个世界死气沉沉。

日本就是最活生生的例子:日本的通缩,不仅仅是房地产泡沫破灭后“失去的十年”的阴影。其本质是结构性问题,是老龄化削减整体消费的结果。日本央行的印钱,显然不是根治问题的良药:

2016年,日本新生儿仅98万人。自1899年有统计以来,日本每年的新生儿总数从未跌至100万下方。

超过三分之一的日本老年人(>65岁)并不会买车买房,或是电脑、高定服装,也不会为花里胡哨的食物和顶级享受的旅行付钱。而二十几岁的日本人,尽管他们可能从父辈口中听说过泡沫经济时代,人们工资暴涨、冲动购物,但现在的年轻人并没有机会,也不会去尝试这样的消费方式。
(更多内容参见:《低增长、低通胀、低利率 ——全球经济是否正感染上“日本病”?》)

那么解决方法是什么?很遗憾,似乎并没有。无数个发达国家血淋淋的先例告诉全世界,出生率一旦下来了,几乎没有再上去的可能。而引进移民这一最直观的措施,且不说在当下的政治环境里早已伤痕累累,长远来看还是于事无补:

汇丰的研究显示,德国2015年有120万移民净流入,然而生育率却依然是平均1.47,而且到2045年都不会超过1.6,统计上可以预见的终端人口衰退仍然难以扭转。


目前来看,锐减的精子似乎再一次提醒着我们,对于渴望提振经济的各国政府来说,适龄劳动人口低迷增长,人口结构失调,将成为挥之不去的阴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