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托通道费猛涨两倍 资金、资产双链条重配

发布时间:2018-01-18 作者:21世纪经济报道 王俊丹、张奇

6.jpg

一位华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透露:“之前信托的通道费一般是0.1%,现在到了0.2%-0.3%,是原来的两三倍,还可以从报上来的项目里优中选优。”

“通道”存废考

一位华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透露:“之前信托的通道费一般是0.1%,现在到了0.2%-0.3%,是原来的两三倍,还可以从报上来的项目里优中选优。”

几乎没有哪一次的市场监管从政策落实到业务来得如此迅速。政策是双刃剑,通道业务链条上的每个环节都受到影响。

一方面明确违规的通道被禁,另一方面规模压缩后,正常需求也无法得到满足,供需不平衡首先带来信托通道费上涨。从深层次看,非标融资与实体经济联系紧密,去通道将间接造成部分实体企业融资渠道的重新选择。

中信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认为:“去通道是全局性去杠杆的一个缩影,首当其冲是地产和平台融资难度增加。但动态来看,这是一个供需再平衡的过程,从金融机构角度控制通道监管套利,从实体角度控制高杠杆部门继续增加负债,最后的结果上仍将达到平衡。”

阻断通道的同时,也阻断了银行资金的固有流向,资金的重新分配也随之开始。

供需不平衡推涨通道费

仅一个月之前,市场上还存活着四大非标通道,即信托、券商资管、基金子公司和私募,而现在只剩下信托通道,且信托不可避免地进入去通道程序,规模只降不增。

“现在已经不能再从市场需求层面考虑问题,压通道是硬性要求。”一位银行系信托公司区域性业务负责人表示。

“没有任何一家信托公司敢增规模,并在不增规模的基础上尽量去减,通道业务面临很大的压力。”一位华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表示。

具体来说,比如A信托公司前期已经过会的项目,目前在成立或放款阶段,因为要控制规模都被紧急叫停,和交易对手沟通“劝退”项目。

再比如B信托公司,因为需要通道规模负增长,只有前期项目到期清算腾出空间,才有额度批新项目,也不能把空间填满,腾出的规模最多只能填一半。

现在各家信托公司都进入相似状态,上报的项目数量多,但能落地的少,且必须是“负面清单”之外的合规项目,加之信托以外其他通道被封死,供需已经呈现明显的不平衡。

这直接推高了信托的通道费。据上述华南地区信托公司人士透露:“之前信托的通道费一般是0.1%,现在到了0.2%-0.3%,是原来的两三倍,还可以从报上来的项目里优中选优。”

不过通道费进一步抬高的可能性也较小,上述信托公司区域负责人透露,其所在公司股东银行已经提出限价要求。

对于存量业务的原则基本上是等待自然到期。据了解,由于近两年通道收紧趋势显而易见,2017年新增的存量中银行已经做了拉长期限的安排。

间接阻断实体融资渠道

目前非标作为对银行信贷、债券等标准化融资渠道的补充,负担了大量企业融资需求,企业在无法通过其他途径满足融资需求的情况下,都会寻求非标融资。

非标通道背后资金实际上仍来源于银行,监管政策表面剑指通道,深层次是对非标业务本身存在较深的顾虑。

一位前国有大行资管部人士认为:“嵌套通道增加融资成本和操作风险,突破行业惯例政策,也是在银行信贷额度控制下的变相融资方式。而去通道可以说是缩减非标的手段和方式。”

但由于非标通道与实体之间的联系紧密,多位受访的银行和信托人士均认为,切断通道的过程中,可能间接影响到实体企业。

一方面融资具有延续性,大部分企业有融资滚动安排的预期,自然到期后不续期,相当于打乱了企业的融资安排,需要寻找新的融资渠道做替换。

另一方面在重新接续融资的过程中,如果企业本身没有较好的信用评级,尤其是非国家重点扶持行业的企业,可能会造成融资成本的增加,如果不能及时接上资金则可能出现流动性问题,引发债务违约。

一位股份行资管部副总经理认为,现在表内信贷规模也是严控的,要分流到各个领域,最后留给实体企业的可能不到五分之一;目前表外同样受限,实体企业的资金供给更加紧张,融资成本可能继续推升。

以房地产企业3年期中票利率为例,2016年资质最好的企业最低达到3%,2017年同样的企业融资成本上升到8%。

尽管如此,从不平衡走向平衡的过程中,节奏的把控非常重要。按照银监会避免“处置风险的风险”的逻辑,主动控制节奏的可能性较大。前述副总经理认为:“如果说影响扩大,监管或会考虑再做精细化管理。”

资金开始重新分配

另外,一位信托公司副总经理表示:“在通道额度有限的情况下,接下来各家银行会更严格的权衡哪些资产值得做,预计会导致结构调整,一方面资源向大企业倾斜,另一方面三农、小微这些领域会受到更多资金青睐。”

对于新的融资渠道,直接转向信托融资或是选择之一。北京一家信托公司研发部人士认为,这将间接为信托带来主动管理机会。从短期看,此次对商业银行委托贷款业务的限制部分业务可能转向信托,由信托以主动管理的形式,通过单一主动管理型信托贷款为交易对手提供服务,信托公司需要进行更为详尽的尽调,承担更多的受托人责任。

其二是非标转标,其中包括选择标准化融资渠道,如债券、股市,以及资产证券化方式等。

另外,去通道也将造成资金链条的重新分配。前述资管部人士透露,现在银行理财已经在有意识地缩减规模,一方面由于受到监管要求降规模的压力,另一方面受到委贷新规的影响,银行开始出现理财资金放不出去的情况。

银行理财的规模压缩要从资金和资产两端进行,资金端意味着银行理财募资将减少,个人客户的资金需要寻找新的投向,有业内人士认为,近期公募基金单只募集超300亿的现象,或可以说是资金流向重新分配的初步体现。

在通道受限后,资金流动受到阻碍,但不意味着资金会消失。从融资方来说,寻找新渠道可能是标准化市场或其他,这些受到青睐的新渠道也将成为资金的新流向。对于非银资管机构来说,资金来源也会发生变化,不会像以前那样主要通过银行获得资金,而会衍生出更多元化的方式,自建财富管理渠道或将成为非银机构的发展趋势。